的人社交[旧文] 王兴谈 Facebook

不久前,@潘乱 同窗不知道怎么把我以前在杂志约稿、编纂的一篇王兴写 Facebook 的文章找了出来。

当年王兴正在做饭否和海内,尚未开启美团的巨大航程,更没有像今天一般跻身国内最主要的互联网企业家行列。

但以我认识王兴近十五年的经验,他骨子里的东西始终未变:胸怀大志、充斥好奇心、非常耐烦而细腻的思考他关注的每一个问题、寻求实质、有终局思考的格式和思考力、谦虚……

所以当初我在 Gtalk 上跟他表达约稿意向时,他的回复是:「嘿,别闹了,中国有不少人以为王兴是最不创新的人。」但我执意他务必要写,后来我的同事 @罗燕 特意为此去跟王兴进行深谈,帮他梳理思路,最终成绩此文。

十余年过去,这篇文章已经有其史料价值,它记载的是还在做社交网络的、未满三十岁的王兴对他最关注的思考的片断。特此再次收录于此。

Facebook的真实价值

重新懂得这个让你接洽熟人的网络平台价值150亿美元的理由

作者:王兴

出处:《环球企业家》2008年1月5号刊

Facebook最近很红,媒体报道很多。但我估量国内大多数人还没有亲身材会到它好在哪里,只知道它很贵。

贵是显而易见的。10月底,微软花2.4亿美元买了Facebook1.6%的股份,这意味着Facebook的估值到达了惊人的150亿美元。紧随其后,李嘉诚旗下的基金会也按相近的估值向Facebook投资了6000万美元。相比之下,2006年秋天Google收购YouTube的价钱是16.5亿美元;再早一些,2005年秋天消息团体收购MySpace的价钱是5.8亿美元。单就估值来说,Facebook已远远超越了同在Web2.0范畴的几个大哥哥。

同时,它的影响力也是宏大的。现在Facebook在美国已经给很多行业带来了要挟,比如说做婚恋交友的match.com流量浮现降落趋势,同样的,受到要挟的还有照片分享网站,甚至包含即时通信和邮箱服务——这些利用在它的平台上都可以实现。

但Facebook的利益不是一下子能领会到的。初看,它的首页没有任何吸引人的内容,只是几句话的文字介绍。注册之后,全部网站朴实到有点寒碜,基础功效也和其它社交网络并无差别,不外乎有个人空间、日志、相册、群组等等。就算你很有诚意想要认真体验一下,如果没有一帮真的认识的朋友在Facebook上,恐怕也很难找到感到。

这正是Facebook的特色,它不是一个让你认识生疏人的交友网站,而是一个接洽你和身边朋友的网络交换平台。这就像电话一样:如果只有你一个人有电话,那么它并没有用途;只有当你须要接洽的人也装了电话之后,电话的用途才体现出来;而且,有电话的人越多,电话的用途越大。这就是“网络效应”。Facebook也是如此,用的人越多,它的用途越大。

简略说来,Facebook最大的魅力和威力正是供给了一个平台——以个人为中心在网上真实全面的展开生涯的平台。它先从“真实”入手,然后通过供给开放接口来实现“全面”。真实很主要。比如大型网络游戏也是一个虚拟社区。一个上网的人可以同时用多个虚拟社区,可以相对容易地从一个虚拟社区迁移到另一个虚拟社区,但是多数人可能只会用一个“真实”的社区。

事实上,我对Facebook的懂得也是一步一步来的。

2003年冬天,我在网上闲逛时看到了friendster.com,开端接触SNS。全部2004年和2005年,我对国内国外SNS的动向始终坚持着关注,因此我在2004年就听说了Facebook,当时我认为这只是又一个SNS,和其他并无二致。2005年上半年时,我应用我当时还没过期的美国大学邮箱udel.edu注册了Facebook帐号。进去逛了一圈之后,我依然不感到它有什么过人之处。事后想来,正是因为那时我在美国的同窗要么已经毕业了,要么就还没用这个,所以没有任何感到。究竟在Facebook上,如果只是看,而没有参与其中,确切很难找到感到。

2005年下半年,Facebook虽然势头没能超过MySpace,但是已经算是发展得很不错了。我们那时候回过火来开端细心打量Facebook,感到它有两大优势,第一是它是一个真实的人际网络,第二是它有一个高质量的人群,用户都是大学生,非常纯洁,所以算是看出了一点它的价值。不过它当时的功效确切是非常简略,连相册都没有。它都是追随着学期的更迭来做一些升级和改版,比如在2005年9月的那个新版本才做了相册。

从实质上而言,Facebook就是一个通信平台,可以高效传布信息。在美国,年事大一些的人都用电子邮件进行沟通,年青一些的用即时通信比拟多,更年青的就爱好泡社交网络了。因为最常见的即时通信是闭合的联络,仅仅是一对一,其他人看不到,而社交网络有着更大的开放性。

对于美国学生,Facebook也是一个很熟习的名字。它最初指的是大学里面的一本小册子,相当于新生必读那样的,上面都是新生的照片、介绍等信息。这就使得这个网站一出来,不用太多去强调其真实性,大家很容易就懂得了,就把真实的材料填上去了。而它可以说也不须要传统的营销和推广方法。在哈佛,Facebook开端就是往每个宿舍楼群发邮件,大家一上去能看到认识的人,还可以把一个链接群发给一些即时通信上的好友,这样用户的人际网络其实就移到Facebook上来了。

而校内的发展虽然和Facebook慷慨向一致,但回过火来总结,发展方法却有很大差别的,我们很大水平上是打着Facebook的旗帜在做MySpace。为什么这么说呢,最主要的差别是:到底是把之前就存在的关系迁移到这个平台上来,还是在这个平台上树立新关系。事实证明,前者是更稳固也是更具长远发展性的。

当时做校内时,为了进步用户活泼度,我们做了很多Facebook没有的功效,比如你可以看到其他学校学生的名字和材料、能看到谁看了你的页面及校园人气之星等等??

这能让你认识很多在现实生涯中不认识的人,使你快速添加很多好友,短期内对进步用户应用的热度很有效。但是这种新颖感连续的时光不会太长,因为在这上面认识的人,关系还是不牢,时光长了热渡过了也就感到没意思了。就像QQ一样,大家开端都在上面加很多不认识的人、随便聊天,但是时光一久就发明没意思,但是上面所加的人已经很乱了。这种情形下,有些人愿意认真去清算好友名单,有些人可能就直接选择迁移到其他即时通信上了。

相比之下,Facebook更重视隐私。就是说,除了你所认识的好友以及和你同校的人,你看不到其他人的列表和信息。同时,它也不推任何明星,哪怕是草根明星。

因此,校内那时的做法更像是MySpace而不是Facebook。这也能说明为什么MySpace的突起速度比Facebook要快得多——它比Facebook成立只不过早半年,但是2005年的时候它已经非常火了,被消息团体5.8亿美元买下来。但是长远来看,这种仅仅依附网络交友的热度是容易发生疲劳感的,这也是它今年以来发展逐渐减缓的原因。

这些东西其实也是我在2007年的时候才逐渐想清楚的。所以现在做海内,一方面是采取好友邀请制,这样可以保证每个用户一上来就已经有认识的朋友了;另一方面用户可以通过导入MSN和gtalk的接洽人列表来查找已经在海内上的好友。其实人际关系网是已经存在的,要害在于如何将它转移到网站上。

再回过火来说Facebook,它的运营者很有耐烦,每一步都不紧不慢但是很有突破性。比如,2006年的时候,我们校内网的团队和参谋谢文也讨论过,Facebook会以什么样的方法向学校外扩大,但当时我们没有想到它后来所用的这种方法,也就是提出一个新的更大的概念“社交网络”,把本来的“大学”变成四类“社交网络”中的一类,其余三类则是“高中”、“公司”和“同地域”。这样既能扩展用户范畴,又能持续保持社区的秩序。

再比如,它后来添加了“news feed”的功效。这很主要,能大大进步朋友之间通信的效力。如果用户上一个社交网站看不到新内容的话,他/她很可能下次登录的时光间隔会更长,但是“news feed”能让这种新的信息尽可能多。用户能一目了然的看到好友们在产生什么新的动作。

开放平台就更是大动作了,我看到的时候也很惊讶。在那之前,大多数人以为Facebook只是一个社交网站,和MySpace、Orkut、Friendster一样。在这个平台宣布之后,人们才发明Facebook有着超越其他社交网站的愿景——以一个更底层的网络操作体系的姿势呈现。

如何来懂得这种底层的概念?我感到真实的社区网络相当于一个城市,在它基本上树立起来各种功效才更有价值。比如说照片分享,有两种情形,第一种须要一流的照片,能吸引各种各样的人。第二种是那是你认识的朋友,你才会对他/她的照片有兴致。这个差异很主要。

不过,美国和中国的差别还是很大。比如在Facebook上“运动”这个功效用得非常多,大家常常通过Facebook联络开party,而这种线下的party又让新的用户参加进来,使得用户的雪球越滚越大。而在校内上,“运动”的作用很小,这可能和中美两国大学生不同的生涯方法有关。

再比如,在中国,QQ群对于社交网络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要挟。因为在群里,A和B说话,C也可以看到,这就比本来一对一的即时通信更有开放性。而且,一个用户认识一个朋友,就能被邀请进入一个群、认识这个群里其他的人。

总的来说,在国内,这种真实的社交网络气氛可能还须要几年时光才干培育起来,这是一件须要耐烦的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