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知乎写文章是怎样一种体验?

前前后后在知乎写了有 20 篇文章了。但是,在知乎写文章,大多数时候似乎是一件出力不谄谀的事情。这之中产生了什么事情呢?这里暂时按下不表。我先和大家分享一篇多年以前看过的微型小说。这篇小说因为过去太久,标题和作者都已记不明白。小说刊载于《小小说》这本杂志,大致讲的是这样一个故事(我自己依据故事大意,自己重写了一遍,盼望没有冒犯到原作者):

小镇有一个公园,里面经常凑集着一些邻近的居民,摆上一个棋桌,两个人随便地坐在桌前下棋,一旁围着很多人观战。他们并不怎么崇尚“观棋不语真君子”,大家也都不亦乐乎。小镇上就有这么一位爱好看别人下棋的“张公子”。大家这么尊称他,是因为他在观棋的时候大多数时候默不作声,但偏偏有时在下棋者焦头烂额的时候,能够指导那么一招。但就是这一招,常常能够直接扭转棋局的走势。大家都对这位深藏不露的高人赞叹不已,尊称其为张公子。可是,从来就没有人见过张公子亲自下棋。这越发让别人想见识见识张公子的真工夫,享受一下看别人技惊四座、横扫千军的快感。曾经有无数的人邀请他下棋,但是他都用各种理由委婉托辞。终于有一天一个人用一瓶茅台说服了微醺的张公子。这天薄暮,棋桌早已摆好,大家也都早早到场,很多人甚至饭都没吃,还筹备了马扎、望远镜,就为观赏这一出“旷世棋局”。张公子姗姗来迟。第一次坐在棋桌前的他,甚至连手都在微微发抖。五局下完了。结局令众人大失所望:张公子输得一败涂地,甚至基本没有还手的力量。起初几盘,大家还在以为,这是张公子谦逊或者自负,欲扬先抑,先让对方几盘。成果到后来大家才发明,他下棋的程度真是差劲得不得了。那他既然下棋程度这么差,为什么还能指导出那些奇招呢?本来他一般缄默不语,是因为他也看不出个所以然。偶尔碰巧看到了要点,他便会启齿说出自己的想法。正所谓“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”。下棋的人焦头烂额,有时候或许基本顾不上别处,因此便没有发明不了。他自己也明白,偶尔看出来个端倪可能还行;实际执子下棋,是万万做不到的。可偏偏这种姿势,被别人一传十十传百,成了他谦虚而自负的锦囊妙计。偶尔有些点子,能够看出某一步该怎么下,并不是本领。能够坐在棋桌前,完全地下完一盘,明白每一步该下在哪里,才是真正的本事,也是下棋者必需具备的基础才能。

就是这样的一个故事。

写文章,就好比从头到尾下一盘棋,须要斟酌的因素很多,而且须要很完全。文章须要有想要表达的想法,中间须要应用各种表达方法,还要时刻注意用词和语法,加上平时的积聚,举足了例子,最后才算是写完了一篇文章。

可是,如果想要反对这篇文章,却只须要找到其中一个点(这个点可能还并不是错的),然后直接指出自己的不同看法,这时候仿佛整篇文章的价值都因为这一次反驳而变得一文不值,而提出自己不同看法的人就仿佛瞬间变成了非常了不起的人,只用几句话就打败了对方的千军万马。

事实上是这样的吗?

在这里,我引用一下格雷厄姆的反驳金字塔:

保罗·格雷厄姆zh.wikipedia.org